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相亲团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相亲 交友
查看: 46|回复: 0

19、19

[复制链接]

2

主题

2

帖子

8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8
发表于 2021-11-17 17:01:1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19、19
现在时间指向了六点二十,这时候已经是饭点了。
祁斯乔这样霸道的言论把舒乐弄的有些生气和无奈,她转过头,瞪了舒浮一眼,出声说:“不行,你不能走。”她觉得自己不能跟祁斯乔独处了,万一没控制好自己,把内心想法说出来那就完了。
舒浮头垂了下去:“噢…”
舒乐心里软了下去,她这个弟弟在他面前就是很小可怜的感觉。她放柔了声音:“不是说带你去吃饭吗?吃了饭送你回家。”
祁斯乔在一旁挑挑眉,她指尖缠绕着捻着自己的细软的发丝,抿唇笑了笑,“那我呢?舒老师不打算尽一下地主之谊吗?”
“不打算。”
“你还在生气?”
舒浮在后面看着手机,听着前面两个姐姐的聊天他觉得自己忍得好辛苦。
虽然有点剑拔弩张的紧张的窒息的感觉,但这是代表着他姐跟乔乔姐姐还有联系的吧?
不然,五年没见,见面了还能这样泰然自若相处的话,会不会不太正常?
不过女生之间就是很难懂啊,舒浮一直都是这样认为的,所以没联系也这样相处的话,那应该也算正常了?
舒乐手放在方向盘上面,侧过头看着祁斯乔。
她眼神认真诚恳,或者说没有任何波动的情绪在里面,她说:“我没有什么好生气的,你没有做出让我生气的事情来。”
祁斯乔耸耸肩,嘴角沉了下去。
她提的事情是上次还在亓城,最后她追问着舒乐“你在怕我”的时候。
舒乐当时眉头都皱着了,淡淡地说了句“你很无聊”,然后就走了。
她生气了。
祁斯乔看着她的背影叹口气。
而现在呢?
祁斯乔点了点头,手上的动作停了下来她看着舒乐的脸,又轻轻笑了笑:“那行,我反正还在生气。”
“……”舒乐揉了揉自己的头发,“等一下,你私自跑出来的?今天不回京城吗?”虽然她知道祁斯乔是明天回京城的航班,但她还是这样问了。
“什么叫私自?你以为我不能自己出来?”网上发明星航萌芽期牛皮癣遗传吗 牛皮癣备孕需要注意什么班的营销号那么多,舒乐还在这样问,很明显就是没有关注自己的消息。
祁斯乔心里像是被塞了一块海绵,让她有了点呼吸不畅的感觉,而身体表面长白癜风要注意什么捏着海绵的始作俑者就是舒乐。
舒浮在后面默默发话:“姐…开车吧,好饿。”
他不说还好,一说饥饿感一下包围了舒乐全身。
她只有早餐吃了些,然后到现在就什么都没有吃了,喝了小半瓶水,这个很显然没有任何充饥的功能。
舒乐点点头,又看着祁斯乔。
她问:“你要去哪里?我把你送过去。”
“你…”祁斯乔顿了顿,她眸色深了深,“你们去哪儿我就去哪儿。”
“姐,这么久都没跟乔乔姐姐见面了,我们跟她一起吃饭嘛。”舒浮开始撒娇了,他是真的很久没有跟祁斯乔待一起了,“好不好嘛?”
舒乐:“你别撒娇,gay里gay气的。”
祁斯乔毫无形象地笑:“哈哈哈哈哈。”
舒浮:“噢…”
“反正我明天就要走了,舒老师,不会这么小气吧,吃个饭都不行?”
舒乐不理她,发动了车子。
祁斯乔系好安全带,拿出手机给李雯发消息说自己跟舒乐吃饭去了,晚上回酒店。
李雯正在餐厅里跟人老年人白癜风的护理措施医院有哪些吃着牛排,看了看手机的消息,差点咬到了舌头。
又跟舒乐在一块了?她一想到中午自家艺人看着她手机上的消息截图脸色黑的不像样就替舒乐默默祈祷了一下。
粉丝不了解,她作为祁斯乔的朋友兼经纪人就很了解祁斯乔其实是个怎样的人了。
活动已经结束四十多分钟了,现在停车场跟来的时候根本不一样,一点点状牛皮癣有治好的吗儿也不挤。
舒乐驾着车,问:“小浮,你想吃什么?”她不会问祁斯乔的,也不知道该怎么问了。
不得不承认的是,她们两个现在这样的状态有点尴尬。
恋人…不可能。
朋友…也不是。
还是祁斯乔之前说的对啊,她俩只不过是“以前的朋友”。
“中餐吧。”
“哪家?”
“都可以啊。”
舒乐:“……”
祁斯乔在一边弯着眼睛,她手心掌着自己的下巴,出声询问:“那条街还在不在?”
舒乐抿唇没说话,舒浮兴致盎然:“乔乔姐姐,哪条街啊?”
祁斯乔指尖点着自己的脸,没等到舒乐的回答,她看向窗外,嘴角扬了扬。
“没什么,应该不在了。”
白天出了大太阳,现在是傍晚,整座城市都笼罩在了一片昏暗里。
云城的夜景很漂亮,所以夜晚降临的时候,外出的人尤其多。
舒乐已经把车开到了二桥上,不过现在又堵车了。
起风了,风吹的行人发丝有点凌乱。
四周的车灯闪烁着,护城河面上有轮船的汽笛声。
车里面,舒浮正在跟祁斯乔闲聊,他话多问题也多,祁斯乔挑着可以回答的给他。
“乔乔姐姐你下次什么时候来云城啊?”
“还不知道呢,得看工作安排,明年的话也说不定。”
“去年你来的时候中年患者患上牛皮癣的饮食要特别注意哪些我在准备高考,想去但是还是忍住了。”
祁斯乔转头朝他嫣然一笑,她说:“学习最重要,你做得对。”
“我姐也是这么说的。”舒浮被夸奖了,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后脑勺,憨憨地笑了声,“乔乔姐姐,我能加你微信吗?”
五年前的时候微信才出来,可是那个时候祁斯乔跟舒乐就已经断了联系了。
舒乐一路安静地开着车,不问世事的模样。
可她耳朵其实已经悄悄竖起来了,她也想知道关于祁斯乔的消息。
由她自己亲口说出来的,而不是她作为粉丝的时候通过手机看见的。
过了十多分钟,车子在路边停下了。
“下车。”
祁斯乔转头问:“这是哪儿?你不会要把我卖了吧?”
舒乐正在开车门,余光看了看祁斯乔,不理会她的调侃,说:“你记得戴口罩。”
祁斯乔听话地把黑色口罩重新戴上了,她往后看了一眼,问:“你后座上还有棒球帽,我可不可以借一下?”
舒乐闻言倏地往后看了一眼。
还好是另一种颜色,而不是上次参加路演的那款红色棒球帽。
否则…
不怕一万就怕万一,要是被祁斯乔给发现了,那……
舒乐紧张地喉咙动了动,点头:“你用吧。”
祁斯乔今天参加活动的妆容也卸地差不多了,但她就算不化妆也没关系,只有气色的差别而已。
下了车,她正了正帽檐,然后跟着舒乐的脚步。
舒浮背着黑色的书包,觉得现在心情有点难以言喻。
曾经跟舒乐和祁斯乔也不是没有一起逛过街吃过饭,不然他怎么跟祁斯乔熟悉的,只是现在感受很不一样了,乔乔姐姐已经成为了大明星,粉丝超多超多的那种,出老逛个街都得戴口罩戴帽子,不然很有可能就会被人围住了走不开了。
舒乐看了眼舒浮,拍了拍他手臂,问:“傻笑什么呢?”
“姐…”舒浮微微凑近舒乐,他看了眼另一边的祁斯乔,低声说:“我觉得乔乔姐姐跟以前还是没什么变化啊。”成了大明星也好像跟以前没什么差别。
“嗯。”
没什么变化吗冬天牛皮癣高发的病因有哪些
舒乐眼眸暗了暗,怎么可能没有。
祁斯乔下车以后就没说过话了,戴了口罩就像给嘴巴上了拉链一样,一言不发。
时间已经临近七点,舒乐数了数,自己已经快十一个小时没吃饭了。
路上还开了那么久的车,她的体力现在有点跟不上了,而且她本身就有点贫血,此刻略有晕眩感。
祁斯乔一直悄悄观察着舒乐,她手在两侧握着,看着舒乐微微发白的脸色,她担心地出声:“你怎么了?不舒服吗?”
舒乐斜睨了她一眼,没回话,又继续往前走着。
“舒乐!”祁斯乔眼里盛着些许怒意,“你至于吗?问你话总是不回。”
舒浮在另一边被吓一跳,不知道发生什么了,只知道火/药味又闻到了。
舒乐点点头,笑着说:“至于,怎么不至于?我没必要回答你的问题吧,你当你的大明星,我做我的小市民。”她嘴角扯起一个弧度,毫无温度的眼神,“干嘛要跟着一起来呢,还得受气,不是吗?”
舒浮看着祁斯乔眼里都快冒火星了,赶紧出来说话:“姐,马上到了。”路上的时候就说了去他们之前经常去的中餐厅,现在那家店离他们不过十几米的距离了。
周围很热闹,各种声音传进祁斯乔的耳里。
舒乐以为她都要离开了,过了几秒,听见祁斯乔轻轻笑了一下,眼里的愤怒消散不见。
她问:“你想要我走啊?”
舒乐平静地看着她,依旧没说话。
“五年前要我走,五年后还要我走。”祁斯乔把帽檐往上掀了掀,口罩让她的声音闷了一些,“你以为你是谁?”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相亲团

GMT+8, 2021-11-29 07:14 , Processed in 0.048511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1,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